• <strong id="vrsfr"></strong>

    中國農村網 > 第24期

    云南草豐畜肥現代草牧業發展新景象

    2020-01-15 15:26:12       來源:農產品市場周刊-中國農村網    作者:文 /劉源 唐昊 王相權 汪超 張永喜 姜勇

      

      從2011年開始實施的草原補獎政策,在政策實施地區精準脫貧乃至社會和諧穩定等方面均做出了重要貢獻,極大地改善了農牧民的生產生活。2019年,國務院明確草原補獎政策中的農牧民補助獎勵資金由農業農村部門組織實施,繼續按照原來的方式方法管理使用,并稱之為“農牧民補助獎勵政策”。10月底,筆者一行前往云南省昭通市永善縣、曲靖市沾益縣,調研農牧民補助獎勵政策進展情況及實施效果。調研發現,農牧民補助獎勵政策在促進農牧民脫貧增收、推動畜牧業生產方式轉型升級方面貢獻良多,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十分顯著。

      云南是中國草原資源大省,是中國草原資源類型最豐富的省份之一,也是南方草原的典型代表省份,擁有草原面積2.29億畝,可利用面積1.78億畝,居中國第7位,南方第2位。據了解,農牧民補助獎勵政策中很大一部分資金是直接補貼給農牧民的,增加其政策性收入。第一輪草原生態補獎中,云南省直補到農戶資金達203522.5萬元,覆蓋農牧戶289.02萬戶,而新一輪補獎政策(2016—2020年)覆蓋農牧戶達到了451.3萬戶,每年投入直補到農戶資金為58155萬元。

      2019年,農牧民補助獎勵政策在云南省15個州(市)109個縣(市、區)實施,涉及禁牧面積2731萬畝,草畜平衡面積15069萬畝。而這109個縣(市、區)中有80多個是貧困縣(市、區),占云南省貧困縣總數的90%以上,獎補政策成為助力云南脫貧攻堅的重要力量。調研發現,在屬于牧區的迪慶藏族自治州,直補收入成為牧戶家庭收入的一大組成部分;但云南省除迪慶州外,均屬于農區,列入禁牧、草畜平衡的草場面積少,涉及農戶多,僅僅依靠直補收入,對農戶帶動作用并不明顯。如沾益縣補獎面積153.3萬畝,涉及農戶6.7983萬戶,補獎金額最高的有1000多元,最低的只有1元。到戶金額過低,導致農牧民積極性不高,政策實施成效不太明顯。

      為此,云南省充分利用了農牧民補助獎勵政策中的政策績效考核獎勵資金,統籌用于草原生態保護建設和草牧業發展,助推精準脫貧和產業發展。云南省飼草飼料工作站高級畜牧師唐昊介紹,云南省績效考核獎勵資金主要用于基礎工作、草地資源清查及監測等工作經費,以及支持草牧業發展試點項目、草地畜牧業轉型升級項目等,項目資金主要用于人工草地、草地改造、牛羊棚舍、青貯氨化窖或貯草棚、劃區輪牧設施等建設,對超載過牧、草場重度退化的區域配套建設牛羊圈舍、青貯氨化窖和貯草棚等基礎設施建設,建成了一批草地規模大、養殖基礎好,發展優勢明顯、示范能力帶動強的高原生態牧場,草場得以改良,產業有了發展,農牧民也走上了脫貧致富路。

      永善模式:補獎政策實施助力精準脫貧

      永善縣位于云貴高原北部,四川盆地邊緣,地處云、川兩省六縣結合部,最高海拔3199.5米,最低海拔380米,立體氣候特征明顯。永善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并且正處于2019年脫貧摘帽的攻堅階段。而農牧民補獎政策的實施,正是永善縣如期實現脫貧摘帽的重要支撐。據統計,2016—2019年,永善縣共兌現補獎資金2844.88萬元,每年均有71021農戶298200人受益,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33604戶141100人,四年共享受補獎資金1038.80477萬元,對助推精準脫貧工作發揮了重要作用。

      為按期實現脫貧摘帽,永善縣以落實補獎政策為契機,合理利用草原保護建設和草牧業發展項目資金,逐步改善畜牧業基礎設施條件,加快轉變畜牧業生產方式,助力脫貧攻堅。2011年以來,先后實施了退牧還草、石漠化綜合治理、牧草良種補貼、畜牧業發展方式轉變、退耕還草、草原生態補獎、南方現代草地畜牧業推進行動、草牧業試驗試點等項目,爭取中央資金10465.67萬元,完成多年生人工草18.6385萬畝,草地改良39.7537萬畝、圍欄封育16.1374萬畝、一年生人工種草22.5727萬畝、棚圈建設99818平方米、青貯窖建設6206立方米、貯草棚建設5460平方米、購置飼草加工機械182臺。2018年年末,永善縣畜牧業產值達到8.74億元,畜牧業收入101247萬元,占農村經濟總收入的28.5%。

      永善縣有不少草場位于高寒山區,而高寒山區脫貧,就得靠畜牧業。項目實施地之一的馬楠鄉,充分利用項目資金,通過龍頭企業帶動和組建合作社,流轉草場,對天然草場建立圍欄,改良退化草場,科學集中規劃,科學利用,改變了過去“離得近的被啃禿,離得遠的無利用”的草場利用亂象,草地資源得到有效管理和利用,畜牧業發展實現轉型升級,企業、合作社和農戶實現了風險共擔,共同發展。在項目支持下,永善縣龍頭企業云南深山農牧林開發有限公司投資2300余萬元,流轉草場15000畝,建成了總建筑面積為3萬多平方米的肉牛育肥、母牛繁育基地,并通過一地生“四金”,帶動周邊貧困群眾攜手奔小康。并且,在當地畜牧部門指導下,公司還建成了1200立方米沼氣池,糞污進入沼氣池進行沼氣發酵,生產的沼氣用于供公司生產及員工生活用,產生的沼渣、沼液作為農業有機肥,用于草場和蔬菜施肥,實現種養結合。公司目前已吸納1393戶建檔立卡貧困戶4875人。

      同時,永善縣還將易地搬遷和產業發展有機結合起來,通過項目改造,對搬遷的農戶房屋進行集中規劃設計,搬遷農戶既可以依靠具有民族特色的民間藝術發展旅游業,也可以發展牛羊等草食畜牧業以及種植業帶動增收;搬遷村落的耕地也進行了退耕還草,搬遷農戶有了生計,生態也得到了改善。僅去年一年,馬楠鄉就退耕還草4萬畝。獎補政策的實施,給當地貧困戶帶來了三個增收渠道,一是草場和牛羊入股,有了來自企業和合作社的分紅;二是進入企業工作和外出務工可以帶來工資收入;三是年紀大的人在家種植高品質的高寒冷涼蔬菜,也能有不錯的收益。

      通過實施補獎政策,永善縣草地植被得到恢復,生態環境明顯改善 ,生物多樣性得以保護和可持續利用,草地生態系統恢復良性循環。監測數據顯示,實施草原生態獎補政策以來,永善縣草原植被平均蓋度由2016年的81.2%增加87.6%,提高了6.4個百分點;草原植被平均高度由2016年的33.5厘米增加到35.6厘米,提高了2.1厘米;鮮草產量由2016年7706千克/公頃增加到8386千克/公頃,增加了680千克/公頃。草地生產能力明顯增強,草原生態環境不斷改善,緩解了草畜矛盾。受益農戶收入也明顯增加,項目區牧民戶均政策性增收每年增加900元,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對山區加快脫貧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解決了當地一部分群眾的就業問題,極大地提高了廣大牧民群眾建設草原、保護草原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促進了畜牧業持續健康發展。

      草長好了,環境變美了,還帶動了旅游業的開發,美麗的高山草場吸引了大批來自四川、重慶等地的自駕游游客,也為當地農牧民帶來了不少的收益,僅今年一個“花山節”活動,就為馬楠吸引游客4.5萬余人,實現旅游綜合收入800余萬元。有牧戶一個“花山節”就賣了8只羊,收入大增。正如馬楠鄉鄉長李文全所說,生態變好了,產業發展了,脫貧實現了,最終得到收益的是我們當地的群眾。

      沾益模式:項目撬動社會資本,帶動產業轉型升級

      沾益區是曲靖市的“后花園”,珠江源大草原就位于這里。區內植被種類繁多,草山草坡資源豐富,全區草原總面積達210萬畝,可利用草原面積153.3萬畝,其中:禁牧草原面積19.86萬畝,草畜平衡面積133.44萬畝;草地資源理論載畜量為22.17萬個羊單位。而暖性灌草叢草原占全區可利用草原的84.71%。

      沾益區屬于農區,農戶承包的草地面積多數不大,按照禁牧補助7.5元/畝,草畜平衡獎勵2.5元/畝的標準,每年拿到的直補資金很少,在農戶的年收入中占比很小。因此,僅靠直補資金,難以帶動精準脫貧和產業發展。對此,沾益區利用獎補政策績效資金撬動社會資本投入,把錢用在“刀刃”上,先后組織實施了草牧業發展試點、草原畜牧業發展方式轉變等項目,極大改善了草牧業基礎條件,帶動了全區草地畜牧業快速發展,全區草原生態也得到快速恢復,生態環境顯著改善。

      沾益區飼草飼料工作站副站長祿文生表示,產業發展需要資金、需要市場,但即使企業愿意投資,也不一定有地,更不一定有技術。而通過國家和地方政策、資金、用地、信貸等方面的支持,省、市、區(縣)、街道、村鎮和企業共同發力,再加上飼草飼料部門的組織優勢和技術服務優勢,給企業吃了定心丸,企業可以更加放心大膽地增加投資,改造荒山,改良草場,提升技術,轉變生產方式,從而帶動了產業高速發展,實現產業提質增效。據統計,2016年以來,沾益區累計投入資金7500余萬元,其中績效獎勵資金3200萬元,完成草地治理7.68萬畝,新增牛羊棚圈建設11.78萬平方米,新增肉牛規模養殖場(小區)8個、肉羊規模養殖場(小區)10個,建成了一批草地規模大、養殖基礎好,發展優勢明顯、示范能力帶動強的高原生態牧場。

      同時,在落實補獎政策過程中,沾益區大膽探索,大膽實踐,創新思路,總結推廣了一批草牧業生產經營模式。一是“企業+貧困戶”的產業扶貧模式。沾益興達農牧有限公司等16家企業把落實農牧民補助獎勵政策工作與扶貧攻堅相結合,采取優先收購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飼草料、優先勞務用工、優先技術培訓、牛羊寄養代養等方式,全力助推區域貧困戶脫貧摘帽。經統計,四年來,已累計幫扶建檔立卡貧困戶627戶,戶均年增收2660元,企業累計幫扶資金達113萬元。二是“建植人工草地+舍飼、半舍飼”相結合的草原生態草牧業發展模式。沾益區天茂林牧等6家牛羊規模養殖企業建植人工草地4.32萬畝,劃區輪牧面積3.56萬畝,采用“放牧+補飼”的飼養管理方式,形成了“建植人工草地+舍飼、半舍飼”相結合的生態草牧業發展模式。三是“觀光休閑+生態草牧業”產業延伸發展模式。如沾益坤泰園藝有限公司充分利用已建的萬畝高原生態牧場資源,大力開展草地觀光、休閑娛樂、農事體驗等活動,牧場年純收入達400多萬元,解決了500多人的就業問題。

      沾益區還緊緊抓住國家大力發展草牧業的有利時機,出臺相關扶持政策,以獎補政策落實和項目建設為抓手,依托轄區內的牛羊養殖規模企業和飼草料加工企業,以訂單合同、流轉自種等方式,新建飼草料基地7個,累計完成全株青貯玉米、苜蓿等優質飼草料種植7.1萬畝,優質飼草料種植面積占比達30.13%,購置飼草料加工設備0.26萬臺﹙套﹚,建飼草料收儲設施17.62萬立方米﹙平方米﹚,年收貯、加工優質飼草料14.46萬噸,在種、養、加、銷等環節實現增收4000多萬元。全區飼草料產業呈現出生產有基地、品質有保證、購銷有渠道、效益有保障的飼草料產業發展新格局。

      在項目帶動下,沾益區基本解決了草場退化、草質差、實際載畜能力低、只用不管等問題,極大地調動了農牧民承包、使用、保護、建設草原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有68.7%的牧戶由原來的傳統放牧方式向舍飼、半舍飼飼養方式轉變,企業﹙牧戶﹚從“追數量”向“保質量”轉變,從“多養牛羊”向“養好牛羊”轉變,從“要我保護”向“我要保護”轉變,草原畜牧業發展生產思路和水平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就像沾益區龍華街道清水溝村村民杜學昆,養著三四百只羊(最近羊肉價格較高,出售了一批),種著四十多畝青貯玉米,除留一部分做飼料外,其他都被企業收購,比原來種玉米賺的多。他表示,還想接著種草、改良品種,繼續養羊。

      在政策推動和企業帶動下,截至2018年年末,沾益區牛存欄14.48萬頭,對比2015年增11.98%,出欄11.51萬頭,比2015年增18.9%;羊存欄38.59萬只,比2015年增9.13%,出欄30.81萬只,比2015年增13.39%;牛羊肉產量3.13萬噸,比2015年增8.68%;草食畜牧業總產值達8.43億元,比2015年增6.17%。山清水秀、綠草如茵、草豐畜肥的現代草牧業發展新景象已然形成。

      調研中我們發現,云南不少地方的獎補政策執行部門,存在人員變動、人手緊張、沒有工作經費,甚至連工資都不能按時發放的困難下,積極利用績效獎勵資金,通過項目改良草場、發展草食畜產業,草地生產力顯著增強,農牧民的生產生活水平明顯提升,貧困群眾實現穩定脫貧。很多來自一線的政策執行者表示,在直補資金效益不明顯的南方農區,充分利用績效獎勵資金,對農牧民增收促進作用更大。他們建議下一輪補獎政策制定時,進一步增加績效獎勵資金比例并擴大資金使用范圍,集中“拳頭”力量,提升資金帶動效果,推動農牧民生活改善。

      (作者單位:劉源,《中國畜牧業》雜志社;唐昊,云南省飼草飼料工作站;王相權、汪超,云南省昭通市永善縣農業農村局;張永喜、姜勇,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畜牧獸醫局)


    中國農村網
    責任編輯:程明
    性视频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