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vrsfr"></strong>

    中國農村網 > 第二十四期

    鄉村振興這兩年

    2019-12-16 15:55:30       來源:農村工作通訊-中國農村網    作者:雷劉功、王雪梅、姜玉桂、李錦華、牛震、許雪亞、李春艷、許雅、王琦琪

      

      編者的話: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各地主動入位,采取有力措施扎實推進,開局良好。本期聚焦對鄉村振興展開全景式掃描,分別以本社編輯部綜述文章、農業農村廳局長、縣委書記、村黨支部書記不同角度反映鄉村振興的實踐與經驗,以期講好鄉村振興故事,凝聚起鄉村振興的強大力量。

      當浙江安吉縣魯家村村委會主任裘麗琴站在聯合國的領獎臺上,當浙江“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獲得聯合國“地球衛士獎”中的“激勵與行動獎”,此刻,中國的農村發展受到世界矚目。

      裘麗琴深情地說:“習近平主席親自推動的‘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使我們村莊變成一張靚麗的明信片。”從一個臟亂差的落后村到天藍地凈水清、擁有18個家庭農場、村集體資產2億元的景區村,魯家村實現了發展的“三級跳”,也成為中國農村人居環境改善、發展方式轉變的縮影。

      “我們在鄉村追夢。”裘麗琴道出億萬農民對鄉村振興的熱切期盼。沒有農村小康,就沒有全面小康。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大歷史任務,是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總抓手”“農業強不強、農村美不美、農民富不富,決定著全面小康社會的成色和社會主義現代化的質量”……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情系“三農”,念茲在茲,語重心長的話語在農村廣袤大地凝聚了共識,迸發出新的活力,化作有力的行動,鄉村振興的宏偉藍圖正徐徐展開……

      頂層設計,規劃先行。著眼農業農村現代化的總目標,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總方針,落實20個字的總要求,鄉村振興戰略規劃出臺,制定了路線圖、時間表,鄉村振興的四梁八柱逐步建立。

      真抓實干,科學推進。各地相關舉措密集出臺,明確了任務書、作戰圖。五級書記抓振興,各地干部群眾滿懷信心,拼搏進取,只爭朝夕。

      農業農村發展亮點頻現:從增產到提質,農業轉型升級提速;從脫貧到振興,產業脫貧的內生動力越來越強;增添新動能,農村一二三產業加速融合;向改革要紅利,農村改革穩步推進;由點到面全面推開,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打響了鄉村振興的一場硬仗。

      兩年來,隨著鄉村振興戰略有力實施,廣大農村在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等方面展開生動的實踐,振興之變由表及里、日新月異。

      一張藍圖干到底。正如中央農辦主任、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說,重農強農的號角已經吹響,我們要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確定的“三農”工作大政方針,擼起袖子加油干,千方百計把“三農”領域的事情辦實辦好,堅決守住“三農”戰略后院。

      從產業扶貧到產業振興:脫貧攻堅內生動力持續增強

      “我一定會用自己勤勞的雙手把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說這話的是內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河南街道馬鞍山村村民張國利。近年來,馬鞍山村堅持生態立村、產業富村、旅游強村,運用“菜單式”扶貧和聯農帶貧模式,實現了產業扶貧全覆蓋。如今,張國利老兩口兒光是種植山葡萄每年的收入就將近3萬元。2019年7月,正在內蒙古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張國利家中,同基層干部群眾代表座談交流時指出,產業是發展的根基,產業興旺,鄉親們收入才能穩定增長。

      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伴隨著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如何做好新時期產業扶貧與產業振興的銜接尤為重要。近年來,農業農村部牽頭會同有關部門,統籌做好產業扶貧、定點扶貧、片區扶貧和深度貧困地區扶貧等工作,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鄉村振興規劃,不但全面提升了產業扶貧質量,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提供有力支撐,而且讓產業扶貧這個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最直接的“銜接點”更有效。

      “我們的韭黃賣到上海、浙江,那是‘無敵手’!”貴州省安順市普定縣水母河流域萬畝韭黃地里,忙碌的村民自豪地說。這里的韭黃,一年收割3次,畝產2500公斤、產值約2萬元,已帶動當地貧困戶1281戶5775人。

      普定縣韭黃種植歷史悠久,在幾年前卻沒有賣出好價錢。為此,當地農業農村部門立足資源稟賦和市場需求,深入調查研究,突出比較優勢,力求在規?;先〉猛黄?,帶動農戶就地脫貧。在認真分析研判基礎上,貴州省提出以茶、食用菌、蔬菜、辣椒等12個特色產業為主攻方向,貴州省農業農村廳成立產業領導小組,抓具體、抓深入,有序推進12大特色產業發展。由此,普定韭黃成為受益者之一,不但走出了深山,而且賣出了好價錢。

      “事必有法,然后可成。”為了貫徹落實中央打贏脫貧攻堅戰決定和三年行動決策部署,農業農村部會同國務院扶貧辦、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等部門印發《關于實施產業扶貧三年攻堅行動的意見》,明確產業扶貧工作路徑和重點任務,落實到村到戶精準幫扶舉措。

      截至目前,農業農村部先后指導22個省份和832個貧困縣編制產業扶貧規劃,推動各地科學確定產業、精準設計項目,實現產業對人、人對產業;支持貧困地區加快發展帶動作用明顯的特色優勢產業,全國92%的貧困戶參與到產業發展之中。

      “這里是茶園,也是公園;是產業,也是風景。”湖北省恩施州宣恩縣萬寨鄉伍家臺村靜臥在山谷之中,層層疊疊、連綿起伏的茶山浸漫在云霧繚繞的青山間。對于該村123戶易地扶貧搬遷戶來說,“幸福就在眼前”。因為搬進了宣恩首個4A級旅游區,貧困戶既享受到完善的基礎設施配套,又通過就業創業實現增收。

      “恩施州不脫貧,定點幫扶不脫鉤。”在農業農村部多年來的定點幫扶下,恩施州立足山區特色資源優勢,打造恩施硒茶新引擎,組裝“脫貧致富新快車”。2018年,全州80多萬茶農人均茶葉收入4600元,占茶農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4%。恩施硒茶品牌助力扶貧同時入選2018年產業扶貧機制創新典型,成為與廣西壯族自治區編制縣級“5+2”、村級“3+1”規劃,河北省“政銀企戶保”金融扶貧齊名的十大典型之一。

      據了解,農業農村部在指導各地編制產業扶貧規劃中,著力推動產業扶貧與鄉村產業振興更有效銜接。發展目標上,引導各地由注重產業覆蓋向注重產業長效發展轉變。工作布局上,繼續加大對貧困村和貧困戶的產業扶持力度,同時兼顧非貧困村和非貧困戶的產業發展需求。支持環節上,加大對產后加工、主體培育、產品營銷、科技服務的支持力度,推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成效考核上,重點考核產業發展基礎性工作和帶貧增收能力,引導各地持續推進扶貧產業提質增效、提檔升級。

      832個貧困縣累計實施扶貧產業項目98萬多個,建成扶貧產業基地近10萬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很多貧困鄉村的扶貧產業發展實現了從無到有的歷史性跨越,涌現出了洛川蘋果、贛南臍橙、定西馬鈴薯等一大批帶貧益貧的特色主導產業,進一步發揮了典型引路作用。

      “滴水穿石,須久久為功。”2019年中央1號文件強調特色產業扶貧,注意發展長效扶貧產業,著力解決產銷脫節等問題。為此,農業農村部制定了《貧困地區農產品產銷對接實施方案》,聚焦集中連片貧困地區尤其是深度貧困地區,建設標準化生產基地和倉儲冷鏈設施,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強化品牌建設。同時,農業農村部以提升農產品流通質量效率為重點,深入開展“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特色優質農產品產銷對接活動,讓貧困地區的優質農產品不僅產得出、產得好,還能賣得出去、賣上好價錢。

      就在一年前,以“產品出村助力脫貧”為主題的全國貧困地區農產品產銷對接行動在京啟動。首場對接活動共有來自集中連片貧困地區453個貧困縣的1800多名供貨商參加,1370多名采購商進行了現場訂貨,現場簽約超過54億元,總采購額達到127億元。接下來,在新疆喀什、甘肅臨夏等地舉辦以“三區三州”為重點的產銷對接活動,在吉林、廣西、海南、湖南等地舉辦多場針對大興安嶺南麓地區、武陵山區等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的產銷對接活動,以河北28個定點扶貧縣為重點,辦好第四屆京津冀品牌農產品產銷對接活動。

      貧困地區要發展產業,龍頭帶動不可缺少。農業農村部通過支持貧困地區積極培育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種養大戶、家庭農場等帶貧新型經營主體,對貧困地區農民合作社示范社創建、高素質農民培育和產業化發展重點支持,引導貧困地區總結推廣產業帶貧減貧機制,探索完善“企業+合作社+貧困戶”“企業+基地+貧困戶”“園區+合作社+貧困戶”等帶貧模式,強化新型經營主體龍頭帶動和全產業鏈服務功能,切實提高產業發展精準脫貧質量。目前,全國有新型經營主體帶動的貧困戶已超過2/3,832個貧困縣已發展市級以上龍頭企業1.4萬家,12.6萬個貧困村已發展農民合作社26萬個,直接帶動建檔立卡貧困戶237萬戶。

      脫貧攻堅,產業扶貧是關鍵;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從這兩年各地實踐看,產業扶貧已經成為脫貧攻堅“五個一批”中涉及面最廣、帶動人口最多的關鍵舉措,為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和明年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有力支撐。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形成了產業發展支撐脫貧增收的良好態勢。在產業扶貧的有力推動下,貧困地區農民可支配收入保持較快增長,近三年增速始終在10%以上,實際增速一直比全國農村快1.6~1.8個百分點。

      從增產到提質:我國農業邁向高質量發展“快車道”

      大雪剛過,河南滑縣白馬坡、衛南坡約3.3萬公頃高標準糧田示范區滿眼新綠,小麥嫩芽一望無際,坦蕩如砥。

      這幾年,滑縣農業正悄然發生著新變化:過去春怕旱、秋怕澇,現在渠相連、水暢通,良種良法配套,新農具、新服務助陣,趕市場,看需求,調結構,“靠天收”變成了“噸糧田”。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推動農業農村高質量發展,是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根本要求在“三農”工作中的貫徹落實。2017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提出“走質量興農之路”“加快推進農業由增產導向轉向提質導向”等要求;隨后召開的全國農業工作會議提出了“唱響質量興農、綠色興農、品牌強農主旋律”的重要工作思路,并將2018年確定為“農業質量年”。提質導向在農業發展的作用被前所未有地凸顯出來,中國農業開啟了一場從思想觀念到發展方式再到發展動能的全方位、深層次、革命性的變革,不斷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明顯成效。從老品種到新特色,從傳統農業到智慧農業,從單一產業到全產業鏈發展,新產業、新技術、新業態層出不窮,中國農業在轉型升級中迸發出蓬勃活力。

      紅薯湯,紅薯饃,離了紅薯不能活。在饑荒年代果腹救命的紅薯,如今成了河南清豐縣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鋒”。全縣紅薯種植面積達6萬畝,而以華薯農業等為代表的企業,用農業科技將產業做大,將調結構增收益落到田間地頭。僅去年,華薯就帶動當地農民種植紅薯5萬畝,每斤收購價高于市場0.1元,畝凈利潤超1500元,企業得效益,農民增收益。

      放眼神州大地,還有成千上萬個農業企業、合作社在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浪潮中站穩了腳跟,正是他們的成功轉型,筑牢了中國農業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從中央到地方、從政府到市場主體,從農業生產者到消費者,都在積極踐行高質量發展理念。同時,農業綜合生產能力不斷鞏固提高,糧食生產連獲豐收,2019年糧食產量達到13277億斤,連續5年穩定在13000億斤以上,國家糧食安全保障有力。棉花、油料產量分別達到610萬噸、3439萬噸。農業結構持續優化,糧改飼面積增加3400多萬畝,大豆種植面積增加2300多萬畝,農產品加工業與農業總產值比達到2.3∶1。農林牧漁產值占比分別為54.1%、4.8%、25.3%、10.7%。大宗農產品產業集中度不斷提高,農村新產業新業態蓬勃發展。

      一方面,著眼于農業結構更好更優;另一方面,以現代科技驅動農業,中國農業正從靠天吃飯的經驗模式進入知天而作的信息時代。

      初冬時節,位于四川廣漢的墾豐果蔬種植專業合作社,成片青綠色的葉菜長勢喜人,煥發著勃勃生機。合作社理事長黃達安正坐在辦公室里,拿著手機查看著作物的生長狀況,并遙控給蔬菜澆水。

      “自從用上新技術,通過手機就能對作物的光照、溫度、濕度進行管理,精準控制澆水、施肥的量?,F代科技,讓一切都在精準的大數據掌握之下。以前園區至少需要50個人管理,現在不超過10個人,一年節省人工和肥料約40萬元。2018年,合作社獲得蔬菜配送訂單2000余噸,銷售金額逾2000萬元,利潤比去年增長8%。”黃達安說。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我國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扎實推進,“兩區”劃定和建設加快推進。2017年以來,農業農村部會同財政部認真落實中央部署要求,連續3年組織開展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創建工作,各省省級財政專項投入近200億元,創建省級產業園1821個、市縣級產業園3804個,中央、省、市縣梯次推進的工作格局基本建立。目前,全國“兩區”劃定工作基本完成。以“兩區”為重點,大規模推進高標準農田建設,優先在“兩區”建設一批“一季千斤、兩季噸糧”的旱澇保收高標準農田,夯實“兩區”產能基礎。研究建立以綠色生態為導向的“兩區”農業補貼制度,探索對“兩區”實行差異化補貼,調動地方政府抓糧和農民種糧的積極性,做到結構調整和糧食生產“兩手抓”“兩手硬”。

      田間耕作的巨變得益于農業科技的深刻變革和支撐。2018年,農業農村部下發《鄉村振興科技支撐行動實施方案》,部署各地發展農業科技具體任務。截至2018年底,啟動建設南京、太谷、成都、廣州4個農業科技創新中心,國務院印發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的文件,新創建152個主要農作物生產全程機械化示范縣。不僅如此,衛星遙感、航空遙感、地面物聯網技術的天空地一體化農情信息獲取方式以及人工智能、5G等技術應用在農業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引領鄉村轉型升級。

      “挖土不用鍬,割麥不彎腰”,中國農民曾經的夢想已經成為現實。目前,農業科技、裝備、人才等現代生產要素已成為農業發展的主要驅動力,現代農業建設實現了由量變積累到質變提升的轉變??萍歼M步貢獻率達到了58.3%,主要農作物良種基本實現全覆蓋,自主選育品種占比達95%,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超過69%,小麥基本實現全程機械化,玉米、水稻機械化水平超過80%,新型職業農民超過1500萬人。

      2019年2月,農業農村部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科學技術部、財政部等六部門,編制印發《國家質量興農戰略規劃(2018-2020年)》,明確質量興農的總體思路、目標任務、推進路徑,為各地實施質量興農戰略提供遵循。全方位、多角度開展規劃宣貫,制定規劃任務分工方案,建立健全質量興農評價體系、政策體系、工作體系、考核體系,強化政策支持、檢查督導和組織領導,確保規劃目標任務落實到位。以質量興農戰略規劃為引領,深入推進農業綠色化、優質化、特色化、品牌化,調整優化農業生產力布局,推動農業由增產導向轉向提質導向。

      2019年中央1號文件提出,以“糧頭食尾”“農頭工尾”為抓手,支持主產區依托縣域形成農產品加工產業集群,盡可能把產業鏈留在縣域,改變農村賣原料、城市搞加工的格局。

      前幾年,黑龍江北安市二井鎮種糧大戶李群利收獲的玉米,都要賣到100多公里外的綏化市一加工企業,因為縣域內沒有啥加工企業。如今,只需不到5公里的路程,糧食就可以賣給北安象嶼金谷生化科技有限公司。

      以北安象嶼金谷生化科技有限公司為龍頭,北安市正全力打造玉米全產業鏈。2018年10月開工建設的30萬噸燃料乙醇項目,年可加工轉化玉米92.4萬噸,成為帶動當地百姓增收的“香餑餑”。

      把農業產業鏈留在縣域內,提升深加工能力,不僅拉動了地方經濟的發展,而且還能帶動農民增收。截至2018年底,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營業收入超過8000億元,啟動創建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62個、農業產業強鎮254個,認定第二批特色農產品優勢區86個。

      產業結構更優、產品質量更高、產業效益更好、農民收入更多……一個豐富的、迸發活力的發展模式正在重塑中國農業的品格。

      從臟亂差到潔美靚: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由點到面全面推開

      2018年1月,中辦、國辦印發《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一場硬仗在中華大地全面打響。

      農村廁所革命、村莊清潔行動、生活垃圾和污水治理……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正在大江南北由點到面全面推開,數以萬計的村落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截至目前,全國90%以上村莊開展清潔行動,生活垃圾收運處置體系覆蓋84%以上的行政村,近30%的農戶生活污水得到處理……

      作為鄉村振興的重點任務,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行動迅速,扎實推進,打得漂亮,而運籌早在多年之前萌發。

      時光回轉。2003年,一項名為“千村示范、萬村整治”的工程,在浙江啟幕。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直接部署:全面整治1萬個行政村,并把其中1000個左右的中心村,建成全面小康示范村。從衛生改廁,到河溝清淤,再到村莊綠化……“千萬工程”造就了萬千美麗鄉村,也沉淀了智慧,積累了經驗。

      2018年9月,浙江“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獲得聯合國“地球衛士獎”。中央農辦號召各地深入學習浙江經驗,全面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時至今日,這場小角落里的大革命方興未艾,如火如荼。

      ——農村廁所革命統籌推進,有序有力。

      “小康不小康,廁所算一樁”。小小廁所,連著億萬農民群眾的福祉,也牽著習近平總書記的心。

      自2018年啟動以來,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會同有關部門抓好頂層設計,集中力量打硬仗,全國各地積極推進,緊抓落實克難關。2018年,全國完成農村改廁1000多萬戶,農村改廁率超過一半,其中六成以上改成無害化衛生廁所。

      2018年底,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衛生健康委等8部委聯合印發《關于推進農村“廁所革命”專項行動的指導意見》,進一步明確了推進農村“廁所革命”的總體思路、任務目標和保障措施。

      農村廁所革命整村推進獎補政策首次啟動,計劃5年左右時間,中央將以獎補方式支持和引導各地推動有條件的農村普及衛生廁所,今年中央財政已安排70億元。

      “以前兒媳婦回來都不愿意在家住一宿,原因就是上廁所不方便?,F在可好了,廁所不僅進了屋,還沒味。孩子們回來能在家多住幾天了!”河北井陘礦區白彪村村民程墨榮談到改廁的好處,樂得合不攏嘴。

      廁所一改,不僅改善了民眾生活,也改強了產業。獼猴桃是湖南永順縣場坪村的扶貧產業。在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行動中,場坪村在全村推廣沼氣池上建廁所,不僅讓村民告別了如廁的不便,也為獼猴桃產業提供大量肥料,節本又增效。“沼渣沼液一點沒浪費,全部抽到我家獼猴桃園里去了。”場坪村村民向廷祿對自家的改廁工程,滿心歡喜。

      “推進農村改廁,決不能造盆景,搞形象工程、政績工程,更不能集中所有資源只打造幾個示范村,要在試點示范基礎上,分階段、有步驟滾動推進,以點帶面,推動農村改廁在全國實現整體提升。”韓長賦強調。

      據統計,今年上半年,全國新開工改造農村戶廁1000多萬戶。

      ——村莊清潔持續行動,打響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由點到面的開幕之戰。

      “一把掃帚掃到底”。按照《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的要求,到2020年,我國要實現村莊環境基本干凈整潔有序。針對農村環境衛生“臟亂差”等突出問題,2018年底,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等18個部門聯合印發《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村莊清潔行動方案》,發動群眾自覺行動進行“三清一改”(清理農村生活垃圾、清理村內塘溝、清理畜禽養殖糞污等農業生產廢棄物、改變影響農村人居環境的不良習慣),整治提升村容村貌。

      今年,農業農村部又先后開展了村莊清潔行動春節戰役、春季戰役、夏季戰役和秋冬戰役。

      吉林省部署開展村莊清潔行動時,已是寒冬臘月。零下30多度的低溫,沒有阻擋群眾打掃家園的熱情。截至目前,吉林省9323個行政村中,已有98.7%的村莊全面開展了村莊清潔行動。

      “一道籬笆繞村中,小徑長掃凈無塵”。走進廣東茂名市長坡鎮潭坑村,竹籬笆順著村道,圍起一個個菜園子、養雞場。誰曾想,過去村里柴草亂垛、糞土亂堆、垃圾壘成小山坡。

      說起村里的村莊清潔行動,湖南永順縣場坪村的村民孔凡菊笑不離口。“原來村里雞屎、豬屎多,腳都下不去咧!現在衛生了,房子也漂亮了,我愿意跳個舞、唱個歌,美喲!”

      據不完全統計,村莊清潔行動中,累計清理農村生活垃圾4200多萬噸,清理村溝村塘淤泥近3500萬噸,清理村內殘垣斷壁410多萬處……

      ——生活污水治理直面問題,補齊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突出短板。

      八百里巢湖,煙波浩渺,水鳥翔集。

      巢湖是中國五大淡水湖之一,安徽巢湖市也因其得名。2019年1月,全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推進現場會就在這里召開。

      2019年7月,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生態環境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關于推進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的指導意見》,明確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的基本思路和重點任務。

      在巢湖市汪橋集村,清凈的溪水穿村而過。明渠將雨水導入池塘,污水則走地下管道,經過三格式處理池后,進入污水主管網,再匯入污水處理站集中凈化,水質達標后,用于農田灌溉。自巢湖市獲評全國農村污水治理示范縣(市)以來,村里的微動力污水處理站不時會迎來同行前來參觀學習。

      “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是當前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的突出短板。參觀學習者多,不僅說明受這一難題困擾的多,也說明各地直面問題,想要真刀真槍解決問題的多。”農業農村部農村人居環境整治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地處山區的湖南永順縣那必村,地無三尺平,資金也不充裕,但處理生活污水也有自己的一套。村里和縣環保局共同投資,在相對平坦處建設全村生活污水處理系統。污水處理系統將居民每日產生的生活污水通過管道集中到三格化糞池中,經過厭氧發酵后流入種滿蘆葦等根系發達植物的生態濕地,作進一步的過濾處理。

      2019年上半年,新開工建設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達9萬多座。

      ——生活垃圾治理發揮市場作用,就近就地就農利用。

      在山東東平縣單樓村,整潔的街道兩邊有花有草,每隔一段距離,路旁就有一個藍色的垃圾桶。在東平縣,像單樓村這樣的村莊隨處可見。這得益于該縣對城鄉環衛一體化的管理,通過向企業借力,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實現保潔人員職業化、垃圾清運系統化、資金籌措多元化。

      截至目前,全國行政村生活垃圾收運處置體系覆蓋率比2013年提高40余個百分點。

      盡管近年來各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有效措施,但從現實情況看,要構建起現代化農村生活垃圾治理體系,任務依然艱巨。

      2019年10月,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河南蘭考縣召開全國農村生活垃圾治理工作推進現場會。會議強調,要加快完善農村生活垃圾收運處置體系,抓好農村生活垃圾分類試點工作,建立健全治理長效機制。

      “瓶瓶罐罐可以賣錢,瓜果蔬皮可以還田,建筑垃圾可以修路……”江蘇南通市元祥村自從推行垃圾分類以來,村里垃圾堆積如山、臭氣熏天的現象不見了蹤影,村民的好習慣也在逐步養成。

      日月如梭,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已進入倒計時,盡管線多面廣,但只要于微處用匠心,一定能鐫刻出美麗宜居鄉村的時代畫卷。

      從潛心試路到闊步前行:改革激發新活力

      站在自家麥地里,望著滿眼的新綠,72歲的李忠祿不覺得6點的寒意逼人。昨晚看了《新聞聯播》關于“長久不變”的消息,種了一輩子地的老漢徹底“把心放肚子里了”。

      11月26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的意見》正式公布,這個既管當前又管長遠政策的出臺,給億萬農民吃下了“定心丸”,不僅為鄉村振興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也為深化農村改革奠定了更為堅實的基礎。

      黨的十九大以來,我國圍繞農村土地制度,作出了一系列改革部署,取得了輝煌成果:全國農村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于去年基本完成、農村土地“三權分置”格局初步形成、農村土地要素資源有效激活……改革的推進,為實施鄉村振興集聚了強大動能。

      兩年前的這個時節,記者在河南潢川縣,見到了金塔紅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的理事長張新生,彼時河南省剛向中央遞交了完成承包地確權的報告。當時的張新生,正因農戶不敢流轉土地、流轉期限短而不敢加大投入,而現在,他期望經營規模達到4000畝的心愿不僅早已達成,今年還獲得了2019年度“全國十佳農民”的稱號。

      “地定心方安”。承包地有了“身份證”,土地經營權的放活得以順利開展。截至2018年底,全國有7235.2萬戶農戶流轉了承包地,家庭承包經營耕地流轉面積達5.39億畝,大大推動了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現代農業發展。同樣地,土地經營權放活的另一重要形式——承包地經營權抵押貸款也取得了可喜成果。截至2018年9月底,全國人大授權的232個試點縣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達964億元,切實緩解了農業生產發展面臨的貸款難貸款貴問題。

      談起這幾年的融資經歷,江蘇省金湖林云稻麥種植家庭農場的負責人張太林感觸很深:“過去的融資方式主要是擔保,然而擔保金額小,而且擔保人難找,直到有了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我們才有了一條寬松的融資渠道。如今,農場逐漸發展起來,承包農田的規模也由原來的300畝擴大到現在的3000畝。”

      隨著農村土地改革的深化,我國農業經營體制機制也在不斷創新,近年來,中央大力加強對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培育扶持,各地不斷創設政策環境,強化服務引導,以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等為代表的農業經營主體,規模日益壯大、數量快速增長、實力逐漸增強。目前,依法登記的農民合作社達220.7萬家,到2018年年底,進入農業農村部門家庭農場名錄的有60萬家,縣級以上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達8.7萬家,各類農業產業化組織輻射帶動1.27億農戶,戶年均增收超過3000元。

      回顧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這兩年,我國不僅在農村土地“三權分置”、農業經營體制機制創新領域收獲了豐碩成果,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也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成為鄉村振興的另一大支點。

      20多年前,付麗霞剛嫁到河南長垣縣的云寨村時,街上到處都是泥,基本家家都是破爛屋,她家里三間屋三間漏。如今,樓房林立、道路開闊、花木扶疏……云寨村的三街十二巷,步步入畫,處處成景。

      改變,源于農村宅基地改革。2015年,在國務院批準的33個開展農村“三塊地”改革試點中,長垣縣是河南省的唯一試點。近幾年一直朝著“花香云寨”目標奮進的云寨村,抓住全縣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的機遇,嘗試實行宅基地有償使用,將阻礙村莊改造發展的廢棄宅院予以盤活。

      經過集中整治,云寨村在退出的宅基地上,興建了污水處理廠、旅游公廁、黨建廣場等公共設施。同時,對交過使用費的空閑宅基地,實施“三權分置”改革,村里牽線承包給有意發展農家樂的人,讓閑置宅基地活了起來。

      不同于長垣縣的有償使用模式,同樣是首批改革試點縣的浙江義烏坑口村,則依托“多規合一”的更新改造,引導每位村民自愿拿出3平方米宅基地,由村集體統籌發展民宿等項目,增加集體經濟收入。如今,義烏有76個像坑口這樣的村,通過宅基地制度改革,村集體經濟有了源頭活水,摘掉“經濟薄弱村”帽子的同時,把更多資金投入到農村基礎設施配套建設和提升,廣大村民成了最終受益者。

      根據中央明確的時間表,包含宅基地制度改革在內的農村“三塊地”改革試點將于今年年底結束。33個試點縣在過去的四年里,立足實際,因地制宜,探索出了一些頗具特色的模式路徑,如寧夏平羅的“土地收儲+以地養老”,江西余江的“貨幣補償+住房優惠”等,為我國宅基地制度改革積累了豐富經驗,為相關政策理論的創新完善提供了重要依據。

      如何保障農村集體所有制有效實現,如何創新農村集體經濟運行機制,如何保護農民集體資產權益,是新時期黨中央一直致力研究和思考的重大課題。黨的十九大以來,這項事關農村集體經濟發展、事關億萬農民切身利益的改革正在加速推進。

      時至隆冬,云南富民縣的氣溫卻不冷不熱剛剛好。出了城,沿著盤山公路一直往上,就是羅免鎮麻地村。麻地村是一個典型的民族村,平均海拔在2100米以上,苗族和彝族村民占全村人口的80%,當地上了年紀的人都管村子叫“冷麻地”,意喻著寒冷、貧窮。

      村黨支部書記李自順,這一年都在忙著一件大事:爭取在10月底前完成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對于這項工作,李自順和村干部們一開始并不太理解。然而,隨著改革的深入,李自順成了改革的擁護者。他說,過去,村里有啥資產、有多少錢、收支是啥情況,沒人能說得清。改革后,村里資產的底數清了、權屬明了,尤其是股份經濟(合作)聯合社成立后,村集體有了“身份證”,能像其他經濟實體一樣開展經營活動,大伙發展的勁頭足了。

      麻地村只是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一個縮影。從2015年至今,改革試點已經開展了四批,覆蓋全國80%左右的縣。從清產核資、成員認定、股權量化到集體資產股權抵押貸款,這場涉及2億多農戶、8億多農民的改革,正在擴面提速、穩妥推進。

      然而,改革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如何將村集體經濟發展的蛋糕做大,是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初衷。

      盡管天氣已經變冷,河南濟源的花石村依然到處可見游客的身影。廊橋、民俗街、商水湖、桃花源、商山寺等,是游客們賞玩拍照的好地方。“這些設施建設的一部分資金就來自于村里集體資產股權抵押貸款。”村支書周全喜說。

      2015年花石村啟動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投資興建了南山森林公園滑雪場、水上樂園、梅園等游樂設施,實行集體控股、集體領辦,成為村里新的經濟增長點。今年,村里嘗試將村集體資產股權抵押給了濟源農商銀行,成功拿到了一次性貸款90萬元,用于基礎設施項目投入,為村集體經濟的持續發展注入了金融活水。

      目前,距離中央要求的2021年基本完成改革的時間已經過半,許多如花石村這樣已完成改革的地方,正致力于運用改革成果、盤活農村集體資產,涌現出諸如資源開發、物業租賃、產業帶動等多種發展模式,新時期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新局面正在開創,鄉村振興的基礎在不斷夯實。

      從“自治法治德治”到“共建共治共享”:引領鄉村社會活力有序

      近日,農業農村部公布了全國鄉村治理示范村鎮候選名單,記者的微信朋友圈瞬間刷了屏:“鄉村治理看‘浙’里”“村里景觀設計有我的功勞”“咱書記干得好,各項工作都讓人服氣”……字里行間充滿了對家鄉變化的欣喜和自豪。

      黨的十九大將“治理有效”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總要求之一,強調“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堅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明確了新形勢下鄉村治理的重點要求和任務,也是新時代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抓手。

      從“自治法治德治”到“共建共治共享”,鄉村治理新格局正在形成。

      在中央的統一部署下,各地結合村情村況,積極探索,涌現出許多可學可鑒的優秀典型。為推廣這些好做法好經驗,更好地發揮典型的示范引領作用,2019年,農業農村部發布了首批全國鄉村治理典型案例,推介了“加強基層黨建,完善治理體制”“發揮‘三治’作用,健全治理體系”“創新治理方式,提升治理能力”“聚焦突出問題,實現治理有效”等四類治理模式20個典型案例。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加強農村基層黨建,是推動鄉村振興的固本之舉。要確保鄉村社會充滿活力、安定有序,就要打造千千萬萬個堅強的農村基層黨組織,培養千千萬萬名優秀的農村基層黨組織書記,建立健全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

      2019年6月,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指導意見》指出,要完善村黨組織領導鄉村治理的體制機制。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專門增寫“鄉村治理”一章,提出了新的要求。在當前鄉村社會利益格局多元化的形勢下,如何發揮基層黨組織在鄉村治理中的引領主體作用,基層實踐給出了滿意答卷。

      “拆除后的石頭都有明確歸屬”,這是江西余江春濤鎮灘頭村村小組理事會定下的規矩,第三次啟動的宅改,只花一周就完成了。余江區先后有50多位鄉親返鄉擔任理事長或理事,捐資墊資5500多萬元支援家鄉建設;2018年,全區146名優秀理事加入黨組織,225名進入村“兩委”班子,壯大了基層黨員干部力量。

      廣東佛山南海區將“組織建在網格上”、陜西漢陰縣實行“三線”工作機制、福建泉州羅溪鎮搞起黨建“同心圓”圓桌會……各地充分發揮黨員干部帶頭作用,有效激活鄉村治理的神經末梢,使鄉村發展穩定有序。

      隨著城鄉一體化的發展,鄉村治理面臨新的問題,探索如何在鄉村振興戰略下創新鄉村治理形式,是當前鄉村社會發展的重要課題。在浙江象山,由農民發起的“村民說事”已經走過了十年。

      這兩天,浙江象山泗洲頭鎮墩岙村黨支書鮑英錢很高興,他從鄉賢黃倫祥那得知,村里通過“村民說事”商定的擴大文旅活動中心場地的決議,已報鎮里審批,很快就能推進項目。“我當了20年村黨支部書記,墩岙的變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大。”鮑英錢很是感慨。

      村民有事敞開說,把事亮出來;黨組織牽頭議,把計找出來;黨員干部帶頭,把活干出來;結果大家評,把譜定出來——這是象山縣構建“說、議、辦、評”制度的完整鏈條。歷經十年探索、總結、提煉,“村民說事”已成為象山探索鄉村“三治”融合的成功經驗和典型做法,累計化解各類矛盾糾紛8600余起,矛盾糾紛平均調處率96.1%。2019年,被收錄進首批20個全國鄉村治理典型案例。

      殯葬改革和農村宅基地管理制度改革,是農村改革中的“敏感領域”。在江西橫峰縣,政府發動農民而非代替農民出謀劃策建設美麗家鄉,樹葬、拆圍墻等改善環境、移風易俗的好主意都出自村民,它使得原本難以推進的工作得以順利完成。村民的“土點子”成為“金點子”。

      村民自治以德治為先、以法治為本,德治與法治如車之兩輪,不可偏廢。

      江西全省累計培訓出活躍在基層一線的農村“法律明白人”226.3萬人次,化解矛盾糾紛8.47萬件次,引導法律服務5.9萬件次;貴州組織起草涵蓋建設工程及承攬、農特產品買賣、農村電商發展等方面125種151份合同示范文本,化解坑農害農隱患;廣東惠州市實現“一村一法律顧問”全覆蓋,517名村法律顧問對接全市1166個村,協助村委制定、修改和完善村規民約等,把基層民主自治導入法治軌道……

      法律實施有賴于道德支持,道德踐行也離不開法律約束。在廣西,不僅97%的鄉鎮(街道)建立了公共法律服務工作,新時代講習所也“遍地開花”實現全覆蓋,德治法治齊頭并進;浙江全省已建成1.28萬家農村文化禮堂,覆蓋了80%以上的農村人口,通過微黨課、演講比賽等活動形式,為村民解疑惑、正風氣;河北肥鄉區通過制定紅白事操辦標準、提供免費婚介服務、出臺“移風易俗好家庭”成員免費體檢等優惠政策,管理和激勵并重,移風易俗取得良好效果……各地區因地制宜成立的鄉賢參事會、道德評議會、新時代文明實踐站等載體,喚回了鄉土自信,夯實了道德底蘊,為基層治理贏得情感支持、社會認同。

      浙江通過民情綜合信息建設,開通網上網下便民服務平臺和代辦制度,處理過程網絡全留痕,群眾辦事不出村,人民群眾安全感滿意率達96.4%;上海寶山區的“社區通”網絡平臺上,居民互動交流6300萬余人次,群眾點贊1900萬余次,村民成為信息發布的主體之一;廣東從化區的“仁里集”云平臺將轄區7類23項日常生活業務和廣東政務服務網接入線上,群眾可在線查詢超過800項服務事項,今年以來落實社區議事涉及資金超過1471萬元。

      推動鄉村治理數字化是鄉村振興的戰略方向。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等先進科技賦能是現代鄉村治理升級的必由之路?,F代化鄉村治理中以農民為主體的服務意識更強,科技支撐將有效幫助政府由被動、碎片和粗放的服務模式轉變為主動、整體和精準的服務模式。

      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最終目的是要讓廣大農民有更多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農村公共服務水平是衡量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指標,關乎億萬農民的幸福感和獲得感。優先安排農村公共服務,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標準統一、制度并軌,實現從形式上的普惠向實質上的公平轉變,是今年中央1號文件提出的落實“四個優先”中的一項重要內容。近年來,各地因地制宜、大膽創新、勇于實踐,不斷完善農村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提高農村公共服務能力和效率,探索出了各具特色的經驗和模式。12月9日,農業農村部等部門發布了首批18個全國農村公共服務典型案例。

      這些案例涵蓋農村醫療、養老、文化、社會保障、留守兒童、人居環境、基礎設施等多個領域,典型引路、各有側重,可看、可學、可用,有利于解決鄉村居民后顧之憂,引導農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自我提高”,鼓勵農民以更加自信的態度和積極的面貌參與鄉村建設和公共事務決策。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各地開展的多種多樣的鄉村善治實踐,充分尊重并保障了鄉村居民的根本利益,打通了村莊層面的“人心共同體”,肯定了農民的首創智慧和探索精神,具有廣泛的政策向心力和群眾基礎,為實現鄉村振興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創新活力。

      (本社采訪組:雷劉功、王雪梅、姜玉桂、李錦華、牛震、許雪亞、李春艷、許雅、王琦琪)


    中國農村網
    責任編輯:蔡薇萍
    性视频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