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vrsfr"></strong>

    中國農村網 > 2019年第12期

    京郊村名故事之三

    2019-12-09 14:40:20       來源:美好生活-中國農村網    作者:白季寒

      

      自古聞名舉人村——靈水村

      靈水村地處門頭溝區西部深山,其北控塞外,西攜秦晉,東望京師,南眺冀野,是北京古驛道上的重要村落。靈水村將儒、釋、道三教文化一脈延續,自大明永樂八年(1375 年)村中即有社學,私塾更是眾多。

      千年傳承的文脈,似乎全寫在斑駁的磚瓦上、寺廟的殘柱間、老宅的天井里……甚至連那些千年古樹的枝葉里都仿佛印記著靈水村的學子們誦讀四書五經和唐詩宋詞的情景。靈水只有200余戶人家,但在自古崇尚文化的遺風熏陶下,明清期間,出過22名舉人、2名進士;到了民國初年有6人畢業于燕京大學。

      按靈水人自己說,村落三面環山,西側為蓮花山,蓮花山南側為西桃山,北側為北桃山。村落南北兩側各有一道東西走向的小山梁,東側沿靈水溝向外延伸,地勢低洼。靈水村恰巧位于眾山形成的馬蹄形環抱之中。整個村莊圍合封閉、附陰抱陽、藏風聚氣、東進而西收。前罩髽鬏山,后靠蓮花山,松柏罩頭,蒼翠欲滴 ;清流一脈,水繞村前。這種擇地選址觀念與方法,契合中國傳統環境“風水學”理論。

      西臨碣石有遺篇——碣石村

      碣石村是門頭溝雁翅鎮西北部山區崇山峻嶺中的一個群山環抱的小山村,據說始建時間不會晚于金代(1115~1234),原名“三岔村”。不知從哪朝起,這里發生了歷史變動。三岔村消失了,人們根據村周邊的無數巨石,以“立石為碑,臥石為碣”之說,重新定名為碣石村。

      碣石村整個村落根據地形分為數層,錯落有致。很多古村落的成因,都與財富有關,碣石村的形成也不例外,否則就沒有傳承下來的那些至今還很完整的古宅大院。有碑文記載:明弘治至萬歷年間,碣石盛行煉銀,富了的村民財大氣粗,距碣石村百里的涿州每年舉辦的廟會,要等碣石村的人上頭炷香。古時候碣石村和現在相距約3公里的珠窩村原為一村,叫“珠窩碣石堙”。村子以開礦放炮煉銀出名,流傳有“碣石的土,珠窩的沙,一兩煉出一錢八”的口頭禪。也許這就是碣石村最主要的成因。

      村落中多古井,隨處可見墨書題記,很有特點。72眼著名古井,現存56眼,望望井底,確還有水。據說每眼井都有神奇的民間傳說,因此,被現在有關部門命名為“京西井養第一村。”村子地勢圍合,溪水匯集到碣石村所在的小盆地,溪流穿村而過,溪流中散落巨石,呈紫色。山澗河道中經溪水沖刷,形成“水湖深潭”和“盤龍深潭”等景觀。

      千年古城——潮河關村

      潮關村位于密云區古北口鎮政府以北7公里左右的山中,由長城雄關潮河關演變而成。這是一座正方形石頭古城,城池格局很小,東西南北各長156米的城墻以毛石和石灰砌壘,其中東西城墻建在山上,南、北、西三個方向面對潮河,西南方向留有一座磚砌的城門。

      潮河關屬于北齊長城的一個關口。站在村北臥虎山上,可以看到古老的北齊長城自懷古關蜿蜒東來,直上野豬嶺山頂的小高樓,山下就是滾滾潮河(古稱鮑丘水)。至河東,沿著山脊奔去了陰山的制高點。由于兩山之間的河谷屬于南北要道,當年筑城的軍民便于距離原漢代奚城(今河西)西南1公里的一片平臺之上修建了潮河關城。潮河關北鎖黃榆溝、西控西溝一帶,在原古城廢棄不用之后,也曾被稱作“提攜城”。

      據《北京歷史地圖集》記載:潮河關在北齊武平三年稱“提攜城”,隋唐時叫“提奚城”,元朝改為“潮河關”,明朝萬歷年間叫“潮河所”,清代至今仍叫“潮河關”。清朝初期,皇帝后妃文武百官每年夏天到承德避暑,去圍場打獵,他們出皇宮、奔密云、至石匣、自南天門進古北口,然后順著潮河故道抵達潮關,再由潮關到河西,由河西出北口——潮關,曾經是古御道的必經之地。

      百年古驛站——榆林堡村

      榆林堡村位于延慶區康莊鎮的西南口,其東有八達嶺,西有康西草原,北靠國家濕地自然保護區——野鴨湖,該地界曾是北京通往內蒙古的古驛站。作為元、明、清朝時全國政治中心的北京,驛站是古代傳遞官府文書、政令的主要途徑,歷史上北京周邊就有不少驛站,榆林堡是目前北京地區規模最大的古驛站遺址。

      今天榆林堡的位置在元代之前已有村,名榆林,相傳此地因有茂密蔥郁的榆樹林而得名。春秋戰國時,由薊城(今北京)經關溝、居庸關、八達嶺、榆林堡通往沮陽(今河北省懷來縣大古城,時為上谷郡治所)的要道上車馬不斷。至秦漢兩朝,此路不斷拓修,延伸至內蒙古,這條薊城西北的干線,逐漸成為帝王巡邊和長城內外經濟交流、民族來往的通道。

      元代,榆林驛就是出居庸關后通往內蒙古的主要驛站。用快馬傳遞消息,可以說是世界歷史上最古老的郵遞方式之一。官文要完成數百里的傳送,就要中途換馬,這樣沿途就建立了許多驛站。元世祖忽必烈統一中原后,建立了嚴密的“站赤”制度,使郵驛通信有效地發揮效能。據北京史研究專家考證,榆林驛是大都至上都12站中的一個重要驛站,是元朝皇帝車駕扈從的必經之地。

      今日的榆林堡雖已殘破,但原有格局依然承襲。幸存的老屋,以及磚雕木刻,可想那時作為軍事要塞和商貿集鎮的繁華。南城西街現遺存一處具有清代建筑特點的院落。窗戶已經改作玻璃窗,檐下掛著燈籠,廊柱上的雕花很精美。

      禪寺廟產供皇家——漆園村

      漆園村位于昌平區西南部,距昌平衛星城25公里。成村于明代永樂年間,西廟前有110畝漆樹園,至今有800多年,村名由此而得。漆字源于古“桼”字,上部從木,左右各一撇,如刀切樹皮;下部從水,像汁水流出。漆樹割取生漆,為防腐、耐久的天然樹脂涂料,可涂飾建筑、家具、車船機器、海底電纜及各種工藝品等,稱“涂料之王”。中國漆樹栽培始于春秋,至西漢已大面積造林?!妒酚?bull; 貨殖傳》有“陳夏千畝漆……” 的記載。京城西北 25公里,據傳也曾有百畝漆樹。而今此地漆樹無存,只留下了一個村名。

      明代蔣一葵《長安客話》記載:“京西北諸山連綴一百八十里,半隸昌平……出百旺北四十里入南谷,有聚焉,是名漆園。”漆園村地屬太行余脈雅思山下,東臨昌平白虎澗,西接門頭溝區妙峰山,南傍海淀區鳳凰嶺,村域面積16.7平方公里。三面環山、藏風聚氣,山清水秀、景色宜人。漆園村西有一座占地2000平方米的禪寺,原名龍泉寺,乾隆八年得皇封改名為龍圣寺。村莊歷史上的百畝漆樹就是龍泉禪寺的廟產,只因生漆摻合紅土子為粉飾宮廷宮墻、門柱等所需的上等涂料,所以引起朝廷重視并派員監管,稱作園頭。漆園的最后一位園頭姓趙,相傳趙園頭當年總是騎馬往返于村莊與漆園之間。如今趙家老宅尚有大約一畝半的宅院,只是宅院里近年拆舊房蓋新房,已經不復當年景象。

      漆園村古跡眾多,村外諸如漆園、駐蹕山、雅思山,村中諸如露池、龍泉井、莊子祠等等,或見于史籍,或流于傳說,皆引人入勝。全村現有保存較好的古建民居100余處,房屋磚石結構,風格統一,地方特色明顯。村中 五棵古槐胸徑三尺開外、樹齡均在800年以上。

      清代非遺文化遺產——怪村

      豐臺區西南有個怪村,從前也叫怪草村。據說村里長著一種別處找不到的草,稱其為怪草。怪草生長茁壯、質地堅硬、長于防水。從地上拔一墩扔到村前的河里,便如同橋墩子,踩著草墩子就能過河。有了怪草,村莊便有了一個很草根的名子:怪草村。

      怪村在千靈山腳下。千靈山史稱極樂峰,山中神仙谷布滿大小18處洞窟,為北京地區最大的佛教石窟群。唐代后,千靈山一直作為戒臺寺僧人隱修之地,山下的怪村便沐浴在濃厚的佛教文化氛圍中。

      今天的怪村最有名的是太平鼓。在這里,“叫鼓”一敲響徹整座村莊,穿紅著綠的鼓手們召之即來,一支三四十人的太平鼓表演隊伍瞬間集合完畢。太平鼓源自祭祀儀式,最早出現在唐代。從明代起在北京流傳,至清初,京城內外極為盛行。據怪村的老人講,其村南原有貝勒墳,每年春節及春秋兩祭,宮里來人祭掃,之后就有宮女到怪村的寺廟上香禮佛,太平鼓跟著傳到了怪村。由于最初屬于宮廷表演節目,太平鼓動作婀娜、表演細膩,所以一經傳出立刻得到百姓喜愛。加之傳承當中又融進鄉村生活元素,太平鼓遂于京西盛行起來。

      如今,太平鼓已經成了怪村村民自娛自樂的活動項目,平時村中男女老少有空都會打兩下,一展身手、自得其樂。聞鼓聲、知鄉情。從清代中期出現到今天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多年的時間并沒有讓植根民間的怪村太平鼓消失??梢娫绞遣莞臇|西,越能經得起歲月的磨礪。


    中國農村網
    責任編輯:霍然
    性视频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