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vrsfr"></strong>

    中國農村網 > 2019年第12期

    柿子 秋冬甜蜜記憶

    2019-12-09 14:40:20       來源:美好生活-中國農村網    作者:楊亦靜

      

      柿子是秋冬季節深受人們喜歡的水果,甚至今年《長安十二時辰》的熱播,還帶火了西安臨潼的火晶柿子。實際上,北京傳統的磨盤柿子品質也很好,而且種植歷史悠久,昌平區十三陵鎮,就是北京出產柿子的地區之一,這里的柿子歷史悠久、色澤紅潤通透、口感上乘,曾是皇家貢品。近些年,由于柿子價格低迷,許多果農放棄種柿子,改種更有經濟價值的水果,但柿子依然是秋冬季節里,北京人的一份甜蜜記憶。

      十三陵的兩種柿子霜降成熟

      1987年11月2日,現代詩人海子寫了一首《昌平的柿子樹》,詩中寫道:“在鎮子邊的小村莊/有兩棵秋天的柿子樹/柿子樹下/不是我的家/秋之樹/枝葉稀疏的秋之樹”。

      柿子樹大概是最能體現秋色的一種樹了。每到霜降節氣,昌平區的柿子已經掛滿枝頭,葉片也由綠色逐漸轉為橙色,在藍天的映襯下,柿子顯得格外紅。等天氣再冷一點兒,樹葉全部轉為橘紅色甚至掉落,柿子也就完全成熟可以盡情享用了。

      沿著昌平區十三陵鎮里的村間小路行走,時不時就能看到幾棵高大的柿子樹,柿子像小燈籠一樣掛在枝頭,盡管柿子樹旁的一些其他樹木已經掉了葉子,略顯蒼涼,但柿子樹依然煥發著生機。

      在十三陵鎮的景陵村,有一大片柿子園,園中南側的柿子樹成熟了不少,有些已經被村里人采走了,北側的柿子還稍欠些日子,霜降過后就能完全成熟了。北京燕山碩果果品專業合作社社長周進良是景陵村人,有著數十年種植柿子的經驗,他告訴筆者,十三陵鎮的柿子主要有兩個品種,一種是昌平區傳統的大蓋柿,也叫作磨盤柿子,還有一種是前些年從陜西引進的品種,名為陽豐甜柿。

      在永陵村,筆者也見到了幾棵柿子樹,果實飽滿,色彩明亮,有些成熟的柿子已經掉在地上。從比較矮的柿子樹上挑選一個已經變成橙紅色的柿子,輕輕旋轉柿子把兒,再用力一拔,柿子就摘下來了,柿子已經比較軟,用手一掰,里面橙色的汁水就流了出來,輕輕吸一下,頓感香甜。十三陵鎮的柿子一般在霜降成熟,磨盤柿子比較常見,果實大,而陽豐甜柿個頭小,沒有傳統磨盤柿子“腰間”陷下去的一圈“磨盤印”,口味更甜。

      過了霜降節氣,剩下的柿子也差不多都熟了,家家戶戶開始忙著收柿子。摘柿子一般需要兩個人配合,一個拿著帶鉤的長桿子,看準了柿子就往下摘,另一個人拿著一個專門縫制的柿子兜兒在下面接著,再把接過來的柿子放進大袋子里或者筐里。

      曾作為皇家貢品的柿子價格低迷

      據《北京果樹志》記載,柿子原產于我國南方,約有3000多年的栽培歷史。據漢初成書的《禮記》記載,柿在周代已有栽培,并在重大祭祀禮儀上作為貢品。漢代司馬相如的《上林賦》中也有“枇杷橪柿,楟柰厚樸,軟棗楊梅,櫻桃蒲絳(葡萄)”的文字記載。

      北京地區開始栽培柿樹的年代不詳。據考證,早在明朝洪武年間,房山一帶已栽培磨盤柿子,因其“果實縊痕明顯,位于果腰,將果肉分成上下兩部分,形似磨盤而得名。”明成祖定都北京后,磨盤柿子作為貢品年年進奉皇城。

      另據《北京名果》記載:在北京地區,柿樹的分布宛如一條金色飄帶,纏繞在山地和平原之間的山麓地帶,北部以長城為界,東部自平谷向西經密云、懷柔、昌平、門頭溝、豐臺等區,直至西南部房山區的張坊、十渡,遍布于山前緩坡。著名品種有房山大峪溝磨盤柿、北車營金燈柿;平谷黃松峪八月黃、樂政務杵頭扁;昌平十三陵大蓋柿等。

      昌平區種植柿子的歷史悠久,傳說慈禧尤其喜愛十三陵的柿子,因為這里的柿子色澤紅潤通透、口感上乘,曾把這里出產的柿子作為供果。如今,昌平還有一些三四百年歷史的柿子樹。目前十三陵鎮里有不少柿子樹都是新中國成立前就已栽種的,一般樹干直徑達30?40厘米的即為70年以上樹齡的老樹,直徑為20厘米或者更小的,則是新中國成立后栽種的。

      然而,由于近幾年柿子價格低迷,十三陵鎮的柿子種植戶在慢慢減少,“今年柿子價格也就一塊多一斤,現在大家都不愿意投入精力去管理了,好多柿子樹都是粗放生長。”

      北京人秋冬的甜蜜回憶

      雖然比起草莓、櫻桃等水果,柿子的經濟效益確實一般,但柿子卻是北京人的一個甜蜜記憶。說起秋冬老百姓喜歡的食品,都是甜蜜的,紅彤彤的糖葫蘆、香噴噴的糖炒栗子、熱氣騰騰的烤白薯,還有就是寒冷季節里的一口新鮮柿子。

      柿子的食用方法有幾種,可以熟了直接吃,或者是還未全熟時“漤(懶音)”后食用(也就是通過多種方式緩慢加溫催熟),還可將熟的柿子碼放于冰箱冷凍室內做成“凍柿子”,還有去皮做帶有一層糖霜的柿餅,又軟又甜。

      柿子初收上市時,皮厚味澀,需要經人工來“漤”柿子,讓柿子不再生澀,變得脆甜。到了霜降節氣,柿子已熟透,澀味沒有了,而肉質熟爛,成為蜜汁,所以在北京也有把吃柿子稱為“喝了蜜”的。


    中國農村網
    責任編輯:霍然
    性视频日本